您的位置: 花繁落烬 > 女性

酒婚(小说)

2019-08-22来源:花繁落烬


                         酒婚丨李辉

                         


老陈头有四个如花似玉的姑娘。老陈家在山沟里,通往山外是一条布满小石子的山路,不好走的邪乎。多少年来山里人中流传了这么一句话"一入陈家沟,步步踩石头,小车颠散架,毛驴晕着走。"山里人家踩着石头繁衍了一辈又一辈,条件再艰苦,依然过得与世无争怡然自得。


到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山里的姑娘不那么安分了,她们都想出来。


老陈家的四个闺女只嫁出来一个,是最小的女儿虹。虹也不算跳了农门,婆家是山外的村庄,日常也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只是生活圈子不再闭塞了。通往村庄外的路平坦宽阔。


老陈能让虹嫁出来是太不容易了。他的女儿都是许了人家的,是他许出去的。大女儿凤是老婆嫁给他时带过来的别人的女儿。


他性子不好,但是在这上真没介意过。别人的,能怎么地?养大了嫁出去还多个亲戚。那孩子也乖巧听话,来家第一天就叫他"爹"。有眼色,给他盛饭,烫酒,干活打下手从不用招呼。他自然喜欢,老婆自打嫁给他肚子就没闲着。第二年生了他第一个女儿,接着第二个,然后三个,家里有了四个女儿后,又接连生了两个儿子。


老陈好酒,每每都要喝得大醉才能尽兴。他酩酊大醉后不耍酒疯,他喜欢跟人吹牛,更喜欢跟人结亲家。酒话很少有人当真兑现。他不,他喝成什么样都要吐唾沫是钉,他说,说了就算,喝酒怎么了,喝人肚还喝狗肚去了?不认账,还是站着撒尿的爷们吗?


凤七八岁时被他许给了一块喝酒的酒友做儿媳了。最初几年都当稀奇事新鲜了几年,也就是一群半大孩子上学放学时故意把两个啥也不懂的孩子往一起推,再没恶意地羞臊他们一番;大人们(主要是一群没事也要绕出些事的长舌妇们)在他们偶尔一起玩耍时无聊的逗弄他们。年久了,又有了别的话题,就把这事忘了。


凤大了到了出嫁的年岁时,这话就被人郑重地提了起来。后来这人真成了老陈的亲家。亲家看中了凤的质朴勤劳。老陈真的忘了自己何时说过结亲的话了。亲家找了几个人做见证,酒桌上给他斟满酒,一点点给他情景再现,带他回忆当年情景。老陈在人家的启发下,所有相关的点滴都记了起来,当时拍板定下,上秋就完婚。非止这一桩,喝了半斤酒进肚,关于他的另两个女儿的婚姻大事也都一并敲定。这时候,二女儿翠17岁,三女儿铃子15岁,虹只有12岁。虹年幼时胖胖的,不漂亮,还没有哪个酒友就虹要跟他攀亲。


凤知道自己不是爹亲生的,她怕他,不敢有一点反驳意愿,21岁就不大情愿地嫁了。生活也还不错,以后又有了孩子,也就淡忘了曾经有的那么一点点不甘。


二女儿翠是有理想的,她想嫁到山外边,她想阴天下雨不用上山干活时去城里溜达,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穿着高跟鞋挺着胸脯轻轻盈盈地坐上公交车去,而不是现在这样,眼看着高跟鞋无法穿,不穿高跟鞋,漂亮的裙子都失色了好几分。可是她也怕她霸道的爹。她只是跟爹沤了三天气,反抗了一小会儿,就坐上了人家接亲的毛驴车颠了五十米路到了婆家。第二天就跟人家上山刨起了生活。


(图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涉嫌侵权,敬请联系我们删除处理)

本文由花繁落烬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