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花繁落烬 > 名著

打五星不需要理由:中华学士的风骨在这部电影里展现的淋漓尽致

2019-08-27来源:花繁落烬





上世纪30年代 昆明


有一个衣衫褴褛 满身伤痕的乞丐

拄着一根细长的木棍 混在难民中进了城


他头发已经脏得结块了 

风尘仆仆的样子就像一个刚挖出的芋头

更奇怪的 是他怀里永远紧紧抱着一个咸菜坛子




在路过一所学校门口的时候

他偶然遇上了刚刚出校的校长梅贻琦

乞丐猛的拉起梅贻琦的手

有些语无伦次的说

梅先生 我终于到了


梅贻琦盯着乞丐端详了半天才看出

这个人竟然是清华大学物理学教授

被世人誉为“大师中的大师”的 赵忠尧



他怀里抱的可不是普通的菜坛子

在那里面放着一个小小的铅管

是中国当时唯一的50毫克镭


当时日军攻入北京 北京沦陷后

赵忠尧趁着夜色潜入日本人占领的清华大学 

偷走了镭

为了逃避日军的追捕

把自己化成乞丐 步行千里

把中国核物理的重要研究成果

一路带到了昆明


而在多日的颠簸劳累之下

放射性极强的镭

已经隔着瓦罐灼伤了他的胸膛



1937年11月 华北沦陷


中国最优秀的三所大学 清华 北大 南开 决定南迁 

在昆明组成国立西南联合大学


这所仅仅存在了八年

被称为“史上最穷大学”

被后来的人称为“中国教育史上的珠穆朗玛峰”


在学校仅有的3000多名学生里 

有2位诺贝尔奖获得者

4位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得主

8位两弹一星功勋奖章得主

171位两院院士及100多位人文大师


当时的欧美教育人士称

世界教育中心有三个 美国 英国 

还有一个地方是中国昆明



最近出了一部国产纪录片

把镜头对准了这所传奇大学

《西南联大》



壹丨闻一多的茶

 

1937年 武汉


因为抗战格局严峻 学校担心惨遭日军迫害

国立长沙临时大学(西南联大前身)决定搬往昆明


临行前 闻一多抽空回了一趟武汉老家


老友邀请他留在武汉 到教育部就职

他婉言拒绝



他老婆对于他的决定十分不解

为什么不留下来?

外头战火连天兵荒马乱的

我们好不容易才能团聚


当时闻一多家里4个孩子 最大的10岁

老婆责怪显得并不是没有道理

而闻一多只能喃喃的说 

学校太困难了 太困难了


临走前 他叫醒两个儿子

说:我走了 将来 云南见吧


话音儿还没落

眼泪先掉了下来



从小在城市生活 出国留学的“假洋鬼子”

在国难之际 走过湘西村庄 走过长江河滩 走过贵州大山


在长途跋涉的漫漫长路上

他一直唱着那首《桑塔露西亚》

看晚星多明亮 闪耀着金光

海面上微风吹 碧波在荡漾


3000多里路走下来 

鞋底薄了 胡须长了 皮肤黑了 思想也敞亮了




有人说

这是闻一多走出殉道之旅的第一步


在难民拥挤的昆明 房租贵 置办家具花了一大笔钱 很快闻一多的存款就所剩无几 加上通货膨胀 堂堂的大教授 月薪不过等于战前的九块八


他给妻子写信说 快一个月了 我没吃过茶 每天喝白开水 今天到了陈梦家那去 他把不要的茶叶给我 哈 我总算是开荤了 



贰丨华罗庚的房子

 

西南联大刚建校时

没有教学楼

整个学校只有一群知识分子

连住宿都是很大的问题


如何安置老师呢?


学校出钱租一个院子 上下楼各住几户人家



而也就是在那一年

英国留学的华罗庚回到故土

一家六口居无定所

甚至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找不到


仗义的闻一多开口

不如来跟我挤挤?


华罗庚一家搬了进去 紧接着他就开始犯愁了 闻家人也不少 两家十几口人 挤在10多平米的小厢房 两家人中间只有一张不能再破旧的布帘 晚上打个喷嚏都能把隔壁吵醒



后来 华罗庚在昆明城外20里 找了个便宜住处


说是两间小厢楼 

实际上就是猪圈牛圈顶上有个堆草料的棚子

华罗庚就带着一家人吃饭睡觉都在里头


晚上 一个香烟罐子上放一个油盏

摘些破棉花做灯芯 就算是灯

华罗庚也只能在这样的灯下孜孜不倦的研究


有时候 楼下的牛心情不太好 想用墙蹭个痒痒 那就惨了 整个棚子地动山摇 危楼愈倒 猪叫牛叫乱成一团 人在楼上 跟喝了酒一样 站都站不直



华罗庚自嘲道

别人说我是清高教授

唉 都不见哪里清高了


就在这样破旧又尴尬的环境里 

华罗庚完成了第一部学术专著《堆垒素数论》

为世界数学史开创了一门新学科

被誉为中国现代数学之父



叁丨费孝通的书稿


云南 昆明


当在五华山上亮起三个红色的灯笼

那么它的意思就是:紧急警报


警报的轰鸣又一次从喇叭里响了起来

战争的恐惧袭击着每个人的耳朵

老百姓们一边收拾着家里的金银细软

一边一口啐在地上

狗日的小日本 又要搞空袭了


《生活》杂志拍摄的重庆空袭警报


根据不完全数据统计

在抗日期间

日军战机先后281次空袭云南

最多的一天 先后出动27架飞机轰炸昆明



西南联大教授 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一家

对于空袭的警报已经像家常便饭

前几次还会有些慌张的带家人四处躲藏

后来有时候他会带上一本书

在躲在防空洞里看


1940年10月13日

西南联大遭遇了最严重的一次空袭

整个师范学院被夷为平地 而费孝通的家被炸毁


四小时前 好好的一个院子

在两颗炸弹的对峙下

变成了一片废墟


本文由花繁落烬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