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花繁落烬 > 明星

青年人如何学习传统文化——专访著名历史地理学家葛剑雄

2019-11-28来源:花繁落烬

葛剑雄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不忘历史才能开辟未来,善于继承才能善于创新。在今天,进一步弘扬传统文化,就是要处理好继承与发展的关系,实现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在很多青年人眼中,传统文化在当代正焕发新的活力与魅力。从读古籍、听戏剧到过传统节日,越来越多青年人通过学习、了解和亲身体验,从中汲取丰富养分。近日,本报评论员就如何推动传统文化走入课堂、走近青年等问题专访了著名历史地理学家、复旦大学教授葛剑雄。

文/广州日报评论员 毛梓铭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张冬梅

葛剑雄简介

复旦大学教授。1983年9月获得博士学位,是新中国第一批历史地理学博士之一,师从谭其骧先生。曾任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中心主任、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

对待传统文化,一定要分清哪些可以延续、哪些不能延续

广州日报:首先,想请您谈一谈传统文化与我们当下生活的关系?

葛剑雄:完全割断当下和传统文化的关系是不可能的。传统与外来构成了文化生活的两个面向。况且,外来文化想在中国生存和发展,也离不开传统文化的某些形式。比如马克思主义就要和中国特色相结合。

但是,想完全回到传统并不现实。传统文化产生于过去的地理条件和生产方式。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原来的文化内容肯定会与当下不相适应。因此,传统文化与今天的关系可以这么概括:大致原则是一样的,具体内容是不同的,我们继承的是其中正确的原则和观念。

这里面,重要的是对传统文化有所区分、辩证取舍。举个例子来说,传统儒家讲“父母在,不远游”,是因为当时的生产方式主要是体力劳动,到了一定年纪,父母就干不动了。在没有社会保障的情况下,子女要负责供养父母。加之交通和信息又不发达,远游便意味着父母很难联系到你。这当然是不孝的表现,于是大多数人会遵守这个原则。但到了今天,父母在,为什么不能远游呢?孩子面临读书或者工作的时候,能不去吗?况且,有了手机和网络,我们随时随地可以和父母联系。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需要回家,坐一趟飞机、高铁也很方便。这时候还坚持传统原则,既没有积极意义也没有必要。

所以,对待传统文化,一定要分清哪些可以延续、哪些不能延续。同时,我们吸收的部分,也要抓住本质,不能片面强调形式。从这个角度讲,再好的传统文化都不能完全照搬,必须与时俱进、推陈出新。比如,像小康社会等传统文化中的一些优秀观念,在当初受条件所限,而缺少实施办法。那么,我们在弘扬传统文化时,既要弘扬理念,更要找到使理念变为现实的途径。再比如,中国古代讲究“以和为贵”,付诸实施,就需要相应的法律、制度和行为规范。这些东西,要么传统文化中没有或者不全,要么不一定适合今天,这些空白需要我们自己去填补。

广州日报:就传统文化而言,保护与弘扬有着哪些区别?

葛剑雄:从保存和保护的角度看待传统文化,全面保护是首要原则。甚至那些腐朽没落的文化遗存也值得保存,但这种保存不等于弘扬和继承。保存下来,是作为反面教材和历史证据,作为研究从传播和弘扬的角度看待传统文化,就要有所选择。特别是对青少年而言,要选择他们容易接受,有积极意义的内容,使之融入新的文化生活,形成新的行为规范。冯友兰先生曾提出“抽象继承”的方法,很有道理。如果说“具体继承”是指内容和形式的继承,那么“抽象继承”就是从传统实践中抽象出一种观念,意味着文化实践的对象可变,而本质不变。这个过程就是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对于一个成熟的人来说,这项工作可以自己来做,年轻人往往还不具备这个能力,需要我们帮他做好。既不能贪多求全,也不能不加引导。

总之,保护和弘扬得分开来看,保护传统文化内容,不管有没有用都要全面保护。弘扬的时候,要有选择、有计划,分清糟粕和精华。尤其向青少年推广必须谨慎,要优选、精选。

真正学好一门传统文化,光靠兴趣远远不够

广州日报:如何帮助年轻人理解传统文化内涵?

葛剑雄:教育青年人弘扬传统文化,不但要讲透传统文化中的观念,更要落实在具体行动当中。比如,教年轻人怎么样忠于国家,不仅要讲好爱国故事,还必须拿出具体措施,像尊重国旗、认真唱国歌等。

弘扬和继承传统文化,是一个育人成才的过程。那些在今天看来已不再适用,甚至是糟粕的内容,必须坚决摈弃。有些人会陷入一个误区,认为弘扬传统文化就是要原原本本地把经典教给学生。这种做法,我深表怀疑。传统文化中有精华、有糟粕,既然是教育下一代人,为什么还要保留糟粕?

前一阵子,有些人指责某款游戏歪曲历史。当时我提出,衡量游戏好不好,主要看它的价值观念,不能因为不符史实就认为有问题。因为,游戏本身不是历史,我们也不能通过游戏去学习历史。对于电影、音乐、游戏等这些文化产品,关键是把握价值观念。如果表现的是传统文化内容,故事情节可以另当别论,但价值观念不容有失。如果价值观念错了,又形式丰富、内容生动,造成的毒害更深。对青年人而言,了解传统文化,可以借助一些娱乐化、趣味性的方式。前提是这部分内容不能太多,它们的价值观没有问题。

广州日报:传统文化教育怎样在教学中体现?

葛剑雄:真正学好传统文化,不一定要经过传统形式。传统文化教学,重点是引导学生认识文化实质。例如,传统文化中孝的本质是什么?孟子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农业社会中,最大的财富是人力资源。孝的观念,就是教育孩子尽可能繁衍后代,为家族和国家繁荣多作贡献。至于礼仪规矩,只是辅助手段。放在今天来说,就是要从小教育孩子学会奉献,承担对家庭和社会的基本义务。相比之下,仪式做得再好,都算不上真正的孝。

这要求,传统文化的转化和发展不能发生在教学之后,从一开始就要告诉青年,不是所有传统文化内容都适合时代。弘扬普及的过程一定要坚决抵制糟粕。一是不能把糟粕教给他们,使之在青年中传播;二是不能把糟粕打扮成精华,甚至变成买卖。

所以,传统文化教学一定是经过改编和选编后,把一部分精华呈现给学生。第一是增加分量,但要把握限度,不是越多越好。第二是提炼精华,但要区分层次。对于刚入门的学生,大可直截了当地把好东西告诉他。对于高年级学生,可以让他自己分析整合,老师从旁提高。针对不同层次、不同年龄,要用不同的方法。有的可以通过讲故事,有的可以通过做游戏,有的可以靠自己实践。不过,最终要通过讲授使他们加深理解。

广州日报:学好传统文化,青年人该怎么做?

葛剑雄:弘扬传统文化,并不排斥学习优秀的外来文化。传统文化,只是文化学习的一部分,并不代表全部。青年人要走向世界,就不能把外来文化拒之门外。其实,文化领域不存在“弘扬这个,就贬低那个”的问题。新的、旧的、中国的、外来的,都要汲取营养。当然,对糟粕的部分我们不取,不适合的部分我们不用。

真正学好一门传统文化,光靠兴趣是不够的。编故事、画漫画这些只是辅助手段,就像读书一样,提倡“快乐阅读”没有错,可有些知识本身很枯燥,快乐不起来,只能尽可能增加一点趣味。马克思说过,“在科学的道路上没有平坦的大路可走,只有在崎岖小路的攀登上不畏劳苦的人,才有希望到达光辉的顶点”。学习研究和不畏艰险是同时进行的。不一味苦读,并不是说可以轻轻松松地掌握知识。要教育年轻人明白这个道理。

比方说,学历史不能光讲故事,更不能戏说。历史有很沉重的一面,要严肃对待。现在弘扬传统文化采取了很多方式,有些方式很直观,比如穿汉服、诵古诗。但光靠这些不行,高级思维模式是抽象思维,如果一直都靠直观体验来学习,将来怎么去建立抽象思维,怎么理解抽象概念。以前,老师会边讲边让你记笔记。记笔记的过程,一是为了记忆,二是训练归纳和提炼能力,这种训练没法被新的技术手段代替。我建议,对于一些优秀的传统文化内容,可以教青年人背诵。背诵的过程,除了加深印象,也有助于培养抽象思维能力。

文化自信要求我们能面对不同文化,跟各种不同文化和谐相处

广州日报:弘扬传统文化要避免哪些误区?

葛剑雄:弘扬传统文化,为的是教育引导广大青年形成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在当下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里,首先要讲道理,讲明白为什么弘扬,靠简单模仿是没有效果的。我对前几年一些放弃义务教育的读经班、国学班的做法很不认同。如果只让孩子们读经,那将来还怎么进入现代社会。所以,必须要保证学生接受义务教育。这是原则问题,不容让步。

弘扬传统文化,是一件全民大事,不允许有人将之引导到过度商业化、娱乐化、戏说化的方向。传统文化教育是义务教育的一部分,一定要在义务教育的体系内进行,不能本末倒置。学校会通过日常教学,给予传统文化适当的位置和比例。不会说只教这部分内容,其他西方的、现当代的部分就不去教。至于其他教育机构,可以起补充配合作用。只不过,对其教学资质和方法,一定要严格把关,防止一些人为了经济利益,利用传统文化牟利。我主张教育产业要大力发展,但不能因噎废食,削弱了正规教育体系的作用。

广州日报:在弘扬继承的过程中,如何提升文化自信?

葛剑雄:文化自信怎么来解释,第一,文化自信的基础是深信我们自己的文化最适合我们这个民族和国家。因为几千年来,我们的文化始终在传承、发展和创新,文化自信源自于此,而不是认为自己的文化是世界上最优秀的。实际上,根据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论的观点,各种文化都适用于不同的生产方式、民族和地方,没有最优秀的标准。

第二,文化自信要求我们能面对不同文化,跟各种不同文化和谐相处。这也包括面对它们的挑战。中国历史上有过几次面对外来文化挑战的过程,但中国的本领就是使之本土化。如果文化自信变成了封闭和封锁,是不行的。

第三,文化自信意味着,我们有信心学会和掌握外来文化中比我们先进的部分。中国的发展过程在不断吸收外来文化的内容,像我们今天吃穿用度的许多东西,很多都并非源自本土。

这三点说明,文化自信既不是自恋,也不是自娱自乐。费孝通先生提倡“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就是说首先要看到自身文化的长处,其次要肯定其他文明的价值。进而,通过文明之间的相互借鉴、相互补充,找到共同的价值基础,就能达致“美美与共”的理想状态。


本文由花繁落烬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