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花繁落烬 > 故事

【美文】干净,是一个人最好的气质 | 顾城

2019-07-24来源:花繁落烬


今日主题 | 家庭

编辑 | 冰

人的生命裏有壹種能量,它使妳不安寧。說它是欲望也行,幻想也行,妄想也行,總之它不可能停下來,它需要壹個表達形式。

這個形式可能是革命,也可能是愛情;可能是搬壹塊石頭,也可能是寫壹首詩。只要這個形式和生命力裏的這個能量吻合了,就有了壹個完美的過程。 

壹個徹底誠實的人是從不面對選擇的,那條路永遠會清楚無二地呈現在妳面前,這和妳的憧景無關,就像妳是壹棵蘋果樹,妳憧景結橘子,但是妳還是誠實地結出蘋果壹樣。 

西方愛情是強烈開放的花朵,東方愛情是兩朵花之間微妙的芳香。

自由並不是妳不知道幹什麽好,也不是妳幹什麽都可以不坐牢;自由是妳清楚無疑妳要幹什麽,不裝蒜,不矯揉造作,無論什麽功利結果,會不會坐牢或者送死,都不在話下了。

對於惶惑不知道幹什麽的人來說,自由是不存在的;對於瞻前顧後、患得患失的人來說,自由是不可及的。 

壹個人,生活可以變得好,也可以變得壞;可以活得久,也可以活得不久;可以做壹個藝術家,也可以鋸木頭,沒有多大區別。

但是有壹點,就是他不能面目全非,他不能變成壹個鬼,他不能說鬼話、說謊言,他不能在醒來的時候看見自己覺得不堪入目。壹個人應該活得是自己並且幹凈。 

命運不是風來回吹,命運是大地,走到哪裏妳都在命中。 

賈寶玉是真性情,魯智深也是真性情;魯智深壹句唱詞兒“赤條條來去無牽掛”,賈寶玉眼淚就下來了,頓時就有了感覺。可是妳讓賈寶玉掄個棍子去打,那無疑是找死。

他們愛好不同,性情很不壹樣,但是呢,都是真性情,它就通了。 

從葉到花,或從花到葉,於科研是壹個過程,而於生命自身則永遠只在此刻。花和葉都是壹種記憶方式。果子同時也是葉子。

生命是閃耀的此刻,不是過程,就像芳香不需要道路壹樣。 

中國人只創造了兩個理想,壹個是山中的桃花源,壹個是墻裏的大觀園。我的笑話不過是把大觀園搬到了山裏,忘了林黛玉的藥鋤是葬花用的。 

我到了新西蘭壹個小島上,把身體交給了勞動。四年之後,有壹天,我忽然看見黑色的鳥停在月亮裏,樹上的花早就開了,紅花已經落了滿地。這時候我才感到我從文化中間、文字中間走了出來。

萬物清清楚楚地呈現在妳的心裏,壹陣風吹過,鳥就開始叫了,樹就開始響了。

這個時候我明白了壹個道理:只有在妳生命美麗的時候,世界才是美麗的。

作者简介

顾城(1956-1993),中国朦胧诗派的重要代表诗人。顾城在新诗、旧体诗和寓言故事诗上都有很高的造诣,其《一代人》中的一句"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成为中国新诗的经典名句。《顾城哲思录》中,顾城二十年前的思想,对于今天为凡俗生活所困的人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有助于我们感悟生活的智慧。

【追寻幸福生活,活出真我人生】 

编辑冰推荐,直接点标题阅读

这纪录片火辣辣的戳中了中国教育最痛处

二胎,正在毁掉我们的上一代

今天中国有一个很可怕现象:全民富二代

本文由花繁落烬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