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花繁落烬 > 钓鱼

老师用游戏出试卷:“博尔特能否躲过娜美的大招”

2019-08-12来源:花繁落烬

学生时代似乎永远都做不完的测试题总让人有种题目是轻轻松松生产出来的错觉。

其实,出题老师也有他们的烦恼,在同一个题干下变换数字并不能称作是一个新题,但思维总有枯竭的时候。在追赶汽车的火车也已经渐渐追赶不上时代的今天,出题老师把魔爪伸向了学生生活中未被惊扰的最后一个伊甸。

试卷上开始出现这样的题目:

在一场PUBG游戏中,你发现你的敌人从Pochinki南部的桥下潜到Sosnovka军事基地。哪一种武器在105bars的总压强下能更快地击中他?AKM or MI6A47,Patm1013bar,水的密度-17/m,潜水深度=17m。水平距离=120m,直接距离=100m(水中2.1m)……


老师用游戏出试卷:“博尔特能否躲过娜美的大招”


这并不难理解,一个好题的标准不止是考察知识,贴合实际、源于生活,有足够的知名度,最好还带那么点话题性。才是师生真正喜闻乐见的好题。

而游戏,总是这种标准下的好题材。

它的高普适性体现在,只要你想,各个知识领域都可以有游戏的身影,例子并不少见。

它可以是普通的历史题:

小明在玩某网游时,它所代表的角色穿越时光隧道,来到了19世纪的欧洲,下面他可能遇到的事情有:①去剧院听贝多芬演奏交响曲,等。


老师用游戏出试卷:“博尔特能否躲过娜美的大招”


可以是英语题:

就看懂了一句:Uzi(简自豪,中国《英雄联盟》职业选手)


老师用游戏出试卷:“博尔特能否躲过娜美的大招”


可以是语文题:

阅读理解《IG夺冠,新生代的另一种体育强国梦》。


老师用游戏出试卷:“博尔特能否躲过娜美的大招”


是物理题:

一位帅气的男孩将嘴完全封闭地包住了整根热狗……


老师用游戏出试卷:“博尔特能否躲过娜美的大招”


以及更硬核的物理题:

《英雄联盟》里的娜美的大招是召唤一道海潮。晃动她法杖(长度L)后,周围会产生水的波动。波浪的流动速度v,波浪撞击后产生的压力为P,两者都取决于重力g、水的深度h、水的密度以及水和空气接触面的表面张力。

《英雄联盟》的距离单位是units。娜美和她的法杖长度均为L=80units,重力是g=1500 units/s²。水的密度是1 Kg/unit³。娜美能制造h=40 units高的波浪,移动速度为v=1000 units/s。这道波浪对路径上的英雄可以造成p=150点法术伤害,1点法术伤害等于10⁴ kg unit⁻¹ s⁻¹。问:博尔特能躲过波浪的伤害吗?


老师用游戏出试卷:“博尔特能否躲过娜美的大招”


很多人常会把游戏放在学业的对立面,所以这两种势同水火的东西结合在一起之后就容易产生出一种很强的戏剧性。这也许是每当有试卷上出现游戏相关内容,它总能在社交平台获得广泛传播的原因。

将“游戏”这种看上去偏“负面”的东西,与“学习”这种正面的东西结合在一起之后,会产生一种叫做“寓教于乐”的化合物。

好在这是一个褒义词,大家对这种化合物的态度都比较正面。

《愤怒的小鸟》火爆那会,新加坡一所初中出过这样一个与之相关的考题,学生们需要计算弹弓的发射角度,以确保小鸟能够击中小猪:


老师用游戏出试卷:“博尔特能否躲过娜美的大招”


这样一个具有话题性的题目引起了当地媒体的注意。该校34岁的物理老师Daryl Ang在接受雅虎采访时称,愤怒的小鸟这个游戏如果使用得当,会非常有教育价值。

教育专家也对此表示,“学生可以从这个游戏中学到几何相关的知识,包括质量、速度、抛射体运动、重力和牛顿定律等等。”

学生对此则更为乐观:

做过这道题的沈伟刚在推特上说:“这会让我爱上物理学”,另一名叫易慧的学生表示:“我可能会因此得‘A’!”

同样情景下总是可以让人萌生出类似的乐观情绪——有人曾将法国高考的地理题地图魔改成《堡垒之夜》的小地图——城市中心地区和郊区人口密度和人口迁移:(地图为《堡垒之夜》)


老师用游戏出试卷:“博尔特能否躲过娜美的大招”


看到这个题,很多网友开始惊呼:“要是这题是真的,我绝对能拿满分。”

可别听他们瞎扯了,如果真觉得与娱乐相关就能提升成绩,想一想曾自认为听英文歌就能学好英语的你吧。

本文由花繁落烬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