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花繁落烬 > 钓鱼

既然我总有一天不能满足孩子的所有要求,那么,该打就打!

2019-06-17来源:花繁落烬

故事要从中午睡觉前2岁的女儿和我爆发的一场小规模“冲突”开始说起。

老婆上班去了,我独自喂女儿吃了炸酱面,收拾完之后把她抱到床上。

既然我总有一天不能满足孩子的所有要求,那么,该打就打!

不一会儿,我昏昏欲睡。

然而,女儿却玩性正浓,在床上走过来走过去,又蹦又跳,时不时还过来踩我两脚。我早就习惯了,懒得理她,只想等她自己困了躺下就睡。

迷迷糊糊中,感觉安静了一会儿。

“娃儿静悄悄,定是在作妖”。

“咣当”一声,地面响了一下。

我立马被惊醒了,起身一看,原来她去另外一个屋子里搬过来玻璃电子秤,不小心掉在了地上。

既然我总有一天不能满足孩子的所有要求,那么,该打就打!

(玻璃电子秤)

好吧,没砸到她就好。

我睡眼惺忪的看着她把电子秤又搬起来,放到了床上。

她自己爬上床,站到了秤上。

显示的体重只有7斤(2岁的姑娘一般得有20多斤)!

看来这秤不适合在床上用。

正觉得好笑,她又踩在了上面,这次是7斤8两。

现在已经10月中旬,玻璃电子秤上很凉,她最近有些感冒咳嗽,正吃着药。

我不愿意让她光着脚丫子总站在凉凉的玻璃电子秤上。

她又反复站上去又下来了好几次,当然,显示的数字不断变动。

我说了她两句,让她不要再站上去了,太凉!

抱下去她又站上去,反复多次。

渐渐地,我有些火大了。

不由分说,我拿起电子秤就走,放回另外一个屋子,全然不顾她立马就哭闹起来。

既然我总有一天不能满足孩子的所有要求,那么,该打就打!

我回屋继续躺下,背对着她,不理她,装睡,想看看她能怎么办?

她的哭闹声越来越大,一会儿,竟然爬过来拉我的手,意思是让我给她把电子秤拿回来。

我把她推到一边,继续晾着她。

她躺在床上打起滚儿来了,摇头晃脑,“手舞足蹈”。

我也有些生气了:他们都说是我把她惯坏了,说我舍不得打她,才让她毫无规矩可言,到现在2岁多了还整天撕书、乱扔东西,如果达不到她的要求、时不时还大庭广众之下满地打滚,丢人的不得了。

目前来看,好像,确实,是我,有些太惯她!

想起这些,我咬了咬嘴唇,狠了狠心,决定惩罚她一次。我板着脸,很凶的对她说:“不许再哭了,电子秤那么凉,不能再玩了。”

她不理不睬,继续嚎哭。

我又咬了咬嘴唇,伸手在她屁屁上打了一下。

既然我总有一天不能满足孩子的所有要求,那么,该打就打!

她愣了一下,似乎有些意外,因为我很少打她。

随即,继续哭闹起来,鼻涕眼泪一大把。

我对她说:“继续哭吧,哭够了再说。”

她毫不犹豫的继续闹腾。

看她又折腾了一分钟,我决定再接再厉,再收拾她一次。

我伸手又打了她的肉屁屁。

然后,扭头不再看她。

这一次,她虽然哭了几声,但是,哭声明显越来越小。

不到一分钟,她竟然不哭了。

可能是觉得没什么戏唱了,再哭再闹也没意思了。

不哭就行,我也不想理会,继续背对着她,等待她的反应。

结果,没两分钟,她竟然跑到我被窝里来,躺在我旁边,伸手摸我的脸。

好啦,好闺女。

我扭过头来,惊奇的发现她竟然笑了。

既然我总有一天不能满足孩子的所有要求,那么,该打就打!

她伸手拨弄我的脸,我亲了亲她的脸蛋,她显然比较享受,要求我继续亲她的脸蛋。

哦,我明白了,吃的氨溴索和酮地芬(治感冒咳嗽的药)估计是起药效了,她困了。

我亲着她的绵绵的脸蛋,虽然带着鼻涕和眼泪,但是,还是喜欢亲。

她闭上了眼睛。这是一个再明显不过的信号:她即将入睡。

几十秒之后,她的呼吸变得均匀,哦,的确是睡着了。

看着她进入香甜的梦乡,我倒感慨起来。

她生活的年代,是孩子们少有的幸福年代。

欧美国家进入工业革命早一些,生产力发展也早,不知道他们的情况怎样?但是,中国的大多数家庭里,孩子变得重要也就是这几十年的事儿,具体来说,是1978年后。

随着计划生育的大力实施,生活和医疗条件的不断进步,“孩子”在家庭里的重要性与日俱增。

既然我总有一天不能满足孩子的所有要求,那么,该打就打!

一方面,每个家庭的孩子数量,比之前都少了许多,只有一到两个孩子的应当是占了大多数吧?家长们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集中照看宝贝。

另一方面,生产力的发展让我们告别了农耕时代,现在,干农活养家的家庭应该是越来越少了,至少是体力上,大多数家庭不像原来那么辛苦,所以,空余的不少精力也贡献给了孩子。

更不用说经济的发展让多数家庭有了更好的物质条件,而物质条件的改善自然优先用在了孩子身上。

何况,我的女儿她爹——也就是我,毫无重男轻女的思想,一直视女儿为掌上明珠。

我挂在嘴边上的一句话是“俺闺女排第一”,让老婆都颇有醋味。

导致的不良结果是,确实把她有些惯得不像话。

我不能等到不可控制了再纠正她的坏习惯。

如果任由她予求予取,无限度的满足一切要求,那么,迟早我有满足不了的时候,何况,她这么小,对是非对错哪里有什么判断标准?

像今天这事情,难道让她不停的站在凉凉的玻璃电子秤上以至于感冒咳嗽加剧吗?或者,凉到她的肚子?

还有,她喜欢吃零食,难道能一味满足她的口舌之欲吗?

她喜欢看电视玩手机,就让她一直看,然后早早的把眼睛看成近视吗?

绝对不能。

既然我不能无休止的满足她的一切要求(其中很多还是无理要求),那么,该拒绝了就得拒绝,实在不行了,只能,该打就打!

本文由花繁落烬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