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花繁落烬 > 钓鱼

电影《芙蓉镇》影评

2019-09-10来源:花繁落烬

下午我准备写点关于电影《芙蓉镇》的文字,因为昨晚看了这部电影,感觉震撼人心,我以为这部电影完全可以涵盖过去那段不为人所知的历史,可以直击人心。但是我从没写过影评,不知道影评的范式,也不知道影评应该涵盖的内容。写了几百字就删了,来来回回好几遍。碎片化阅读时代果然不适合长篇大论,但是想着自己今天的豪言壮语,也只好逼迫自己了。

讲实话,我向来认为电影好不好,不是看票房高不高,要看对社会的发展有没有贡献。比如我之前看了一部电影叫《封神传奇》,确实恶心到我了,看不出来是什么剧,穿着古代的服装,腾云驾雾,然后讲着现代的段子,真是感觉毫无趣味,这导致我一年多来没主动看过国产电影,豆瓣上自然我打了零分。下面要介绍的一部电影《芙蓉镇》是我要打满分的,以及我认为应该把它放在华语电影的顶峰上的顶峰的位置,只有像《霸王别姬》这样的电影才可以与之相提并论。

在正式写之前,我必须要做点补充,1956年“三大改造”基本完成,社会主义制度在我国建立。1957年“反右”扩大化,大量知识分子带上了“右派”帽子,所谓右派就是宣扬自由、民主等思想的人。1958年“大跃进”运动,全民大炼钢铁,同年“人民公社化”运动,吃大伙饭,不要钱。1959-1961年三年困难时期,缺吃少穿,全国范围内饿死人口数众多。1962年“七千人大会”,纠正错误路线。1963-1966年“四清运动”,农村中是清工分,清账目,清仓库和清财物,城乡中表现为清思想,清政治,清组织和清经济。1966-1976年“文化大革命”。

故事开始于1963年,画面以一对年轻的夫妻辛勤劳作、碾磨稻米开始。“芙蓉姐”胡玉音与丈夫桂桂,起早贪黑、摸爬滚打,终于用卖米豆腐攒足的钱盖了一栋新房子,宽敞又明亮,书记黎满庚、粮食站长谷燕山纷纷到贺。不料县里蹲点工作小组来了,对各户经济情况进行了摸底,初步测得玉音家收入丰厚,已高过高级干部的工资,蹲点组长李国香对玉音进行了语言恐吓。为了保住家产,玉音请干哥黎满庚代为保管钱财(黎满庚和胡玉音是老相好,无奈玉音家庭成分不好,黎满庚为了保住党员和职位,不得已放弃了玉音,另娶她人),她自己去外乡亲戚处躲避。在反复权衡之后,满赓还是出卖了玉音。玉音在外“避风”之间,遭到外乡干部的盘查(可见严格的自由限制)而不得已返回家中,发现丈夫已经在斗争中被杀害,镇上其他干部被派到县里改造学习。结果,玉音被划为富农,没收一切超额财产,并和“右派”秦书田一起扫大街。

戏剧性的是,文化大革命开始后,之前的蹲点组长同时也是县委常委李国香被红卫兵打倒,被骂“破鞋”同样被罚扫大街。这里充分反映了运动的不可预测性、黑白颠倒性。在春去秋来、日升日落之间,秦书田和胡玉音逐渐产生了情愫。我想感情就是这样,在人最需要陪伴的时候陪伴在人的身边,这是最高贵最无懈可击的爱情。于是,一个“右派”秦书田,一个“富农”胡玉音,他们两个互相提携和陪伴,慢慢走向婚姻。

中间一个插曲,“二流子”王秋赦在“文革”前李国香当权时惟命是从,在“文革”开始后依靠红卫兵又打到了李国香,但是不久李国香重新又掌权了,王秋赦又假惺惺的向李国香臣服,愿意做牛做马,并且和李国香苟且偷情。镜头中间又放到,李国香在家吃鸡腿喝红酒,再想想她在批斗大会上的场景,或者想想胡玉音为何被打倒的场景,讽刺意味入木三分。当权力集中时,就可以做不允许别人做但自己可以做的事,这既是权利集中的可怕之处,也是人性沦丧的可怕之处。

在一场寒夜,老革命谷燕山和黎满庚在火盆前喝酒袒露心声,说了之前想说但是不能说的话。时代已经让人扭曲到不能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不能说自己认为正确的话的地步。谷燕山借着酒劲和寒风,借着雪花和黑夜,他陷入了痴狂,他眼前的一切像是革命年代的纷争,明明可以平凡的生活却非要颠簸,他迷失了自己,在黑夜里狂乱呼叫。这段镜头的插入,可谓是画龙点睛之笔,令人俯首。

秦书田终于和胡玉音迎来了爱的结晶,他们有了孩子,但是在向上级申请结婚时,受到各种阻拦。其实,没人能想明白,为什么鸡猫猪狗可以在两情相悦的情况下自由交配,但是“右派”和“富农”连结婚的权利都没有,他们是反革命也好,但依然是人啊。时代是在公元后二十世纪,但是却比不上公元前二十世纪。小两口在谷燕山的见证下成家了,但是他们的成家在李国香看来是反革命和反革命的结合,罪上一等的反革命。于是秦书田被判十年有期徒刑,胡玉音被判三年,但由于身孕在身监外受罚。

胡玉音挺着大肚子扫大街,茕茕孑立,孤苦伶仃。在寒夜中,玉音要生产了,她躺在床上惨叫不已,谷燕山踌躇再三,最终冒着与与反革命相勾结的危险,在风雪中拦车送玉音去医院,最终母女平安。

终于,时间来到了1979年,中央开始为“文革”时的错误决定平反,对于没收玉音的房产和一千多的现金,上级决定返还。但是玉音扶着大门痛不欲绝地说:“你们还我男人。”悲乎,上面政策可以那么干脆,可以说没收就没收,说返还就返还,但是人的性命呢,因为政策没了性命,能随着新政策还回来吗?

秦书田也平反了,他当时跟玉音分开的时候,满怀希望地说着:“像牲口一样活着。”他做到了,玉音做到了,或者是爱情的力量,或者是对生命的敬畏,他们都熬过了“猪狗不如”的岁月。在返乡的船上,秦书田碰到了还是干部的李国香,他们之间的一段对话耐人寻味。他对李国香说:“但愿你像群众一样平凡地生活着,别想着整群众,群众的生活既简单,又不简单。”这也许是受尽折磨之后中国最有良知的老百姓发出的最简单的回答,明明受尽对方的无尽折磨,却只言几语说出内心深处的期盼。而此时此刻,李国香依然还是国家干部,正在前往省城结婚。应了那句话,“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秦书田和胡玉音在经历了非人的折磨之后,终于又团圆了,这是经历了生离死别、人情冷暖、黑白颠倒后的重逢,我想再也没有什么可以让他们分开了吧。米豆腐摊终于又开张了,生活红红火火,然而以前爱搞运动的王秋赦却因为没运动可搞疯了……

此外,本部电影的用光线和回忆片段渲染感情恰到好处,民歌的加入增加了平民感和真实感,可以说,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我们几乎没有等量齐观的电影。

我不知道说什么,对于那段历史,我们是空白的,因为我们被不知道了。我想,相对于日本淡化“南京大屠杀”,我们似乎对历史也好不到哪里去罢。看完电影,我有很多话要说,但仔细想想,貌似只能说几句:2016年是“文革”结束的五十周年,官方没有进行任何的纪念或者反思活动,我们“皇帝不急太监急”的行为毫无意义。第二,对于如何避免悲剧重演,我想要靠我们自己多看多思考,指望不了上面,只好指望我们自己,因为任何运动最终苦的都是普通民众。如果社会上还有人认为法律可以随意践踏,或者贫民对于那些勤劳致富的人感到极度愤怒,愿意群起而攻之,那其实我们一直都生活在那种悲剧的玻璃门外,从未远离。


本文由花繁落烬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